爱上失焦的世界

2023年6月25日自言自语

像一个小孩一样,去想象这个世界,爱上失焦的世界。


一直以来我就特别迷恋带有一点神秘主义色彩的东西。不完全是宗教意义上的神秘主义,而是各种似懂非懂,看得似清非清的那些东西。

比如经常有人说,走在大街上的近视眼,看谁都是帅哥美女。本近视眼现身说法,事实的确如此。

爱好摄影的人,在喜欢折腾器材的阶段,也会盲目追求镜头的大光圈。而追求大光圈的一大原因,是能拍出更浅的景深,用大白话说,也就是更夸张的背景虚化。

从这些方面来说,大部分人都是接受距离产生美这种说法的。

距离造成模糊,模糊产生美。但跳出这种物理上的形式,拉远到其他方面,比如思想和理解上,好像很多人便无法接受这套逻辑了。

经常会看到有人说看一幅画时理解不了,看一部电影时没法看懂。这个时候,在理解上的模糊感,会让整个世界失焦。不同于物理上失焦时模糊所造成的美,这种失焦会让一些人感到痛苦。

而我,却经常被这种失焦的世界深深地迷住。

像是动画电影《春宵苦短,少女前进吧!》中,一场流行感冒结束后,大家都恋爱了。或是小说《树上的男爵》里,因为与父亲的一场小争执,爬上树后从此决定不再下来。还是名画《呐喊》中,那些由线条构成的抽象图案。

这些都让我喜欢得不得了。

但也有一些情况会让我很迷茫。比如在学习英语时,面对着满屏看不懂的拉丁字母组合时,实在难以让我提起兴趣。这也直接导致了我学习了十来年英语,还是只会 abandon 。

在语言学习上,一直有个说法是,小孩子学习语言会比成年人快。除开小孩记忆力强等原因,回想自己小时候,学习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完全理解的,但是也不会太害怕。那个时候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完全理解,只会对自己能理解的部分作出反应。

我在想,是不是我这种想要完全理解一个东西的心态,看见一句英语后,必须要完全理解了才会进行下一句,正是阻止了我学习英语脚步的原因。

于是我开始尝试换一种方式学习英语,直接看简单的原著,能看懂多少算多少,不要去在乎那些没太看懂的部分,就当是和这些单词打个照面。

于是打开了《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》,也就是《绿野仙踪》。第一章就看得似懂非懂,我理解成了,在他们的地下室,可以看到每个人的心情,心情好的人是彩色的,心情不好的人是灰色的。

虽然看到后面,发现书里的设定并非如此,不过我觉得这个设定还挺有趣。所以我发现,这种模糊的、不确定的理解,似乎正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来源。

失焦和不确定,会引起人的思考,去想象那些缺失的、模糊的部分是什么。有多少想象力,就有多少可能性。

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小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要远远大于成人。在成长中习得了能看清楚一些事物的能力,便开始拒绝去接触所有看不清的东西,于是所有的可能性就被限制在了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视角。

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成年人的生活都很无趣,因为这些充满可能性的、失焦的事物,正是乐趣所在。

希望我能接受更多模糊的东西,更加喜欢失焦的世界。像一个小孩一样,多去想象这个世界。


如果你喜欢这一篇文章
可以分享到 Twitter
或者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一个
WeChat微信公众号
主观世界